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杜滋龄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访谈】杜滋龄谈艺录

2017-12-15 10:01:4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文字采访、整理:郝斌

  一、五位导师

  孙庆和老师:

  小学时候,我加入了学校课外兴趣小组中的美术组,受到美术教师孙庆和先生的指导。他教导我画石膏、景物写生,他总是耐心地对我讲授物体的结构和透视关系,还把他的进口素描纸和日本制造的水彩画箱给我使用。他让我最早知道了什么是写生,他也教会了我如何拿着笔对着实景、人物画速写。孙庆和老师最早把我领进了艺术之门。

  马达先生:

  1957年,在我辍学在家期间,得老一辈版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天津分会主席马达先生鼓励和帮助。马达先生首次肯定我学习中国画的热情,并对我的国画小品《爱》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他对一位少年伸出了热情之手,主动给我来信,约我到他家去谈谈,并给我手绘了到他家的路线图。看到我的作品之后,他鼓励我继续画画,努力学习素描和速写,练好基本功。在他的介绍下,我得以在天津美协(当时称“中国美协天津分会”)画室练习素描。马达先生的鼓励,对于我坚定地走上美术创作道路产生了重要影响,而在天津美协画室的学习,也进一步夯实了我的素描基础。马达先生是第二位把我领进艺术门坎的前辈和老师。

  郭钧先生:

  郭钧先生是我终身难忘的恩师和领导。郭钧先生是从延安鲁艺过来的革命家和美术家。他当时在天津美术出版社工作(即今天的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并任社长兼党委书记。我从青年时就在他的身边工作,得他的教诲和帮助,使我逐渐成长,并进入美术界。至今回忆起郭钧先生,犹如父亲。是他坚持要我每年下去深入生活,为我安排创作任务,在政治和业务素养上培养了我。

  记得有一件事,我至今难忘。1963年,他组织我社部分编辑创作连环画。出版后,再与作者一起去参加全国连环画评奖,我的连环画《李双双》得了全国连环画三等奖(另有三位同事分获二等奖和三等奖)。在奖励过程中,决定奖金和稿酬不发放给我,留在社里。原因是我还小,没有家庭,也不需要那么多钱。今天看来,他是多么爱护我。随后,他又鼓励我深入农村体验生活,要我继续完成连环画《朝阳沟》的创作。

  叶浅予先生:

  1960年,叶浅予先生带领着中央美术学院学生到天津荣宝斋参观。经郭钧先生的介绍和推荐,我得以与叶先生结识,并拜叶先生为师。此后,我经常带着写生作品到北京给叶先生看。

  叶先生在看到我的素描后,经常提出批评和要求。他常对我说:“你画的线条不要太像我的作品,要注意观察,锻炼自己在生活中敏锐的观察能力”,“要用七分的观察,三分作画”。1963年,我结束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写生后,带着部分写生作品给叶先生看,他看到后非常高兴,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叶先生如此兴奋。他常在中央美院提起:“天津有位小青年,速写画得不错”,并提出学生们可以借来看看。当时,真有个别同学专程来天津借过我的速写本。

  1980年,我在浙江美院读研究生期间,在谈到我的毕业创作时,叶先生特别建议我画一幅《陈老莲》肖像画。但我水平有限,当时画得还不够满意。然而,叶先生看后,仍鼓励我继续画下去。

  叶先生是我在漫长艺术道路上指导我最多的导师。我和他的接触不仅提高了自己的艺术修养,还从叶先生身上学到了很多令我终身受用的东西。如做人与刻苦的绘画精神,以及多读书,不断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等。

  李震坚先生:

  李震坚先生是一位典型的爱国而正直的中国老知识分子,他是我在浙江美术学院(现在的中国美术学院)读中国画人物画研究生时的导师。他对我们四位学生情同父子,对教学十分用心,并且一直坚持在教室中与学生同画,我们都极为尊重他。也许我是北方人面老,虽然同学刘国辉比我还长一岁,但李先生却时常喊我“老杜”。

  记得一次李先生讲授人物画的笔墨问题和品评四位同学作品时,他建议离开教室,安排在西子湖畔的茶社里来谈。我们五人望着湖中月影,边品茶边听取李先生对我们的要求和建议。此情此景是多么的美好!

  二、自学之途

  我的艺术之路是一条独特之路,绝大部分时间是自学,是一步步走过来的自学之路。

  上小学时,我的三哥喜欢画画,也就萌生了我画画的兴趣。七八岁时,我用自己省下的钱购买水彩颜料和素描笔,以及哈定著《怎样画人像》。在小学作文课《你长大做什么》作文中,我曾欣然写到:“我要当一名画家,我要画很多好看的画给人家看……”

  我画水墨人物是从临摹蒋兆和先生的《流民图》开始的。1959年前后,我有幸在旧书摊上购得一套蒋兆和《流民图》作品集(一套二十多张十六开珂罗版黑白照片),如获至宝,深受其艺术的感染;在此影响下,开始用水墨的方法对真人写生,学习中国画人物画创作。今天来看,《流民图》对我中国画的启蒙和创作影响非常大。然而,遗憾的是,这套《流民图》已经在“文革”中被损毁了。

  我早年学习水墨画,其实从未学过《芥子园画谱》。先是受蒋兆和先生的《流民图》启蒙,后看到了方增先先的《怎么画水墨人物画》、叶浅予先生的《怎样画速写》。古代的,我比较喜欢任伯年等的人物画,但实际没有真正认真临摹过。那时,我看当时的一些艺术大家的作品多些,如蒋兆和、叶浅予、黄胄等的水墨人物画,在当时的天津美协画室中就挂着许多当代名家的原作并从中学习;同时,我经常外出写生,通过实际的体验生活、写生,不断提高我对于人物画创作的理解。

  在天津荣宝斋和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工作期间,我曾经画过大量的连环画和文学插图,锻炼了我造型能力、构图能力和人物组合的能力。我画的连环画有《李双双》《红色宣传员》《铁木前传》《朝阳沟》等,插图有《蓝丁儿》《染血的土地》等,其中有些作品还获得了国家奖和国际奖,但连环画是连环画,不能代替中国画。也正是在天津荣宝斋工作期间,并在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陈林祥老师指导下,我逐渐认识了中国画,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以至后来成为我毕生努力的方向。

  数十年来,我着重研究了少数民族风情画。1963年深入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陇县深入生活两个月,1983年第一次到青海藏区深入生活。几十年来,我持续深入到藏族、蒙古族、回族、傣族、朝鲜族、苗族、布依族、维吾尔族、塔吉克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彝族、壮族、侗族等民族中去深入生活,创作了许多反映民族生活、表现少数民族人物风采的作品。我喜欢去民族地区、祖国西部,那里虽然生活艰苦,但人民朴实,而且具有很深的文化底蕴。生活在那里的人们面对恶劣自然条件表现出来的乐观、豁达常常使我感动,并使我产生一次次创作的冲动。

  2000年初,我从南开大学系主任岗位上退下来之后,摆脱了行政的繁琐事务和教学任务后,好似又回到了二十多岁时那么无忧无虑的状态,但我仍有想进修、深造之心。从2001年至今,我仍不停地画速写,画成速写本百余册等等。我依然觉得自己造型的研究不够,笔墨的研究不够,书法还要抓紧练习,古典文章和古诗词还要补课。总之,勤学苦练是我心中的高境界,期望能有更多时间去完成、去提高。

  三、创作心得

  我不喜欢在画室里苦苦地练习和想象,更不喜欢在思想认识混乱时而胡编乱造,当我迷茫时,我就走入大自然中去,深入到生活中去。

  我的画在单纯中求丰富,在深入严谨中求整体的笔墨流畅,从平淡中求微妙含蓄,在柔和中求典雅秀美。

  我在浙美读研究生期间,研究和继承了浙派人物画的特点,以点染加以线描来完成人物画的形和神的创作。毕业后,又深感如只重点染,易得轻浮、飘逸之感,从而易犯轻、散之弊病,故又研究北方推崇之积墨法,以求画面深厚、华润之感。目前,我的水墨人物画兼采南北二派之长,求得既厚重、华润又洒脱、整体的风格。在人物造型上,以形写神,在严格、概括地把握形体结构的同时,求得人物的“传神”。

  画随代迁,技有不同,要善于把传统中国画富于生命力的东西提取出来。创作人物画,一定要把花鸟画、山水画的技法融入人物画的技法之中,才能丰富人物的笔墨技巧。西洋绘画中对人物的整体观察、立体观察等方法,都要借鉴。而色彩的表现,也可吸取西洋画法。总之,艺术的完成,要吸纳中外好的东西,不能闭关自守。

  面对人物形象时,有两种观察方法:一是整体观察,二是立体观察。如此方能准确把握住人物形象的形神关系,把握住人物的个性特征和精神内涵。

  人物画家处理人物形象不能“千人一面”,要有人物的个性;而线描也不能“千物一线”,而要注重线的表现力。骨法用笔,线描既要有力度,又要含蓄。

  人物画一定要具有以“线”去概括形象的能力,用线去造型,这是中国人物画的造型基础,要有虚实、长短、轻重、浓淡、皴擦、渲染的笔墨运动,并辅助于线的基础造型,才能体现具体形象的内涵。

  四、绘画美学

  我的艺术之路正是在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下简称“《讲话》”)精神的指引下一路走过来的,并确定了我的一生文艺思想和创作追求。我经过对《讲话》的反复学习和创作实践,一直坚定地认为,文艺是人民大众的,文艺作品也是为人民大众去欣赏的。所以数十年来,我始终把握着生活和艺术实践两方面的关键课题,持续地去生活中、去人民中掘取艺术滋养、开展艺术创作。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生活是画家的老师。生活中的感受越多,你的创作欲望就越强烈。这种创作的欲望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在生活的积累中,把情感、理解投入进去。画家创作的作品成功与否,是与画家本人修养和对生活的认识分不开的,关键是画家能否和群众的感情发生共鸣。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出带着热气、意境和情感的作品。

  当今,现实主义是艺术创作中存在的一种艺术审美取向,是一种艺术精神。提倡现实主义,就要从艺术创作的根本来认识,这关系到艺术教育、艺术创作、艺术评论,它涉及艺术领域各个方面。现实主义道路、现实主义艺术创作观念,是我们民族文艺创作的根本,是最具有群众基础,也是最能被人们所接受的一种艺术创作道路。中国画创作,要按现实主义道路走下去,只有走现实主义道路,中国画人物画才能获得发展。

  中国画的写意,是写心境,写心中的情感。

  我喜欢中国传统之水墨写意画作,尤喜以墨为主的作品。我认为,大美无言,黑白的冲击力度,在于壮美、朴实的画风。

  五、谈黄宾虹、黄胄

  黄宾虹:黄宾虹先生是中国近现代绘画大师之一。我喜欢黄宾虹先生的艺术,更尊重他的学问。我理解黄宾虹先生的艺术,是他的内在修养和他以民族性和时代性为基本精神。他认为黄宾虹先生之于中国画的变革是中国画的内部变革,而不是以外部的种种理念去改造中国画。画家们应该按黄宾虹先生提出的“志、德、艺”的辩证关系和“虚静致达”的自主自律的精神世界去做中国画的继承和研究工作,如此,才能曲径通幽,跃到时代所需的新境界。

  黄胄:黄胄先生的作品,我极为喜欢。黄胄的作品都是从生活中来的。他孜孜不倦地去新疆深入生活,不断地探索水墨人物画创作,其笔墨的纯熟程度是任何人不可比的。他笔下的人物生活,生活性很强,笔墨概括洒脱。他的作品常以速写线等去表现,他把速写的生动感觉带到了中国人物画之中。黄胄先生不是我拜过的老师,但在我学习中国人物画过程中,黄胄先生的作品就是我的先生、老师。

  六、部分作品创作谈

  我最早深入生活画张思德,是1966年“文革”前夕,到延安、安塞去采访、收集相关素材,在延安住了一个多月。在此次深入生活的基础上,在“文革”期间,创作了一组“老三篇”语录画,其中一幅名为《朝阳》,就是画张思德。这幅作品以红调子画阳光下的张思德形象。

  后来,我又两次赴延安深入生活,为创作挂图《张思德》搜集素材。这次还去了安塞和南泥湾,对张思德烧炭的地方,那里的地理环境、风土人情、烧炭的具体情况等,都作了细致的考察。这件挂图作品,四条屏,共16幅。回来后,还创作了中国画《张思德同志》(1977年)。这幅中国画《张思德同志》还保留着那个时代的鲜明印记,在一定程度上还保有“文革”中“红光亮”艺术表现手法的影响,具有一定的政治性。最近,我又新创作了一幅中国画《张思德》(2011年)。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杜滋龄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